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公告: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
分享
返回列表 发帖

《枫林传奇》系列

《枫林传奇》系列之《远夕》
【故事大纲】
    南越王赵佗第三个儿子赵利因为不喜宫庭皇位争斗而离开王宫,在番禺城的衙门做个捕快化名远夕,大将军张卯之子张麒奉命暗中保护。番禺衙门里抓获了一名山匪头目都奎,都奎相中了远夕,在山匪劫狱时将远夕劫走,还对远夕下了手,张麒追到山寨后杀了山寨里的所有人,奎都偷偷放走了远夕,远夕因为都奎侮辱不想回番禺,便一人向北方走去,在离无情阁不远处的一个山村落脚,无情阁主沽酒命令手下凌晚去观察远夕,而远夕却把凌晚带回了番禺衙门,沽酒没有得到远夕,反而被远夕拐跑了凌晚,一怒之下亲自来到番禺想要杀死远夕,却误杀了凌晚!
【人物介绍】
主角:
远夕(青年攻音):南越国三王子赵利,因为不喜宫庭皇位争斗而离开王宫,在番禺城的衙门做个捕快化名远夕。
凌晚:无情阁阁主的手下之一,武功不凡,相貌堂堂,温文尔雅的美少年。沽酒对凌晚觊觎已久却从不敢动他。
张麒(青年攻音):南越将军张卯最小的儿子,高大英俊,文武双全,作战英勇,却心性温婉,是南越国重要将领之一。与朝中太师之女傅雪订婚。
配角:
燕逸(男攻音):衙门捕头,沉稳干练!
栾青(青年音):衙役兼仵作,活泼爱动。
沽酒(大叔音):无情阁阁主,喜好男色。

(细节) {动作}  [场景] 【心理、回忆】
主角:
远夕:(青年攻音)凌晚:(青年受音)
配角:
沽酒:(青叔音)张麒:(青年音)燕逸(男攻音)栾青(青年音)都奎:(青叔音)
龙套:
付恶:(娘受)  山匪手下:(青年音)阿嬷(御妈音)雨堂堂主(青叔音)
沽酒手下:(青年音)风堂堂主(青年音)雷堂堂主(青叔音)卓方大人(大叔音)
剧前:山寨地牢
(风雪声,开门声,单人脚步声)
都奎:(傲慢,轻哼)怎么用这么冷的眼神看着我?
远夕:(微怒)都奎!你倒底,要抓我回来做什么?
都奎:哼,我说过,你抓我坐了你的牢房,有朝一日,一定让你尝尝我的牢房的滋味!
远夕:哦?你的牢房,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嘛!
都奎:哦?是吗?
远夕:(意外)啊…你…你要干什么?你…别乱摸…我…呃…啊!!混蛋!
都奎:(低沉沙哑)远夕,我会让你知道,我的地牢会有多销魂!(布料声)
远夕:混蛋!你放开我!呃…你…别…呃…混蛋!啊…(大声)啊…
报幕:欢迎收听个人原创古风耽美广播剧《枫林传奇》之远夕
第一场(山寨后舍)
远夕:(清晨初醒)嗯!嗯?
付恶:哟!你醒了!看样子,昨儿个是折腾得不轻啊!睡到天黑才醒,。
远夕:你是谁?
付恶:我叫付恶,是寨主的旧爱,特地被叫来伺候你这新欢的。
都奎:{走进来}你先出去吧!
付恶:哼!走了,不妨碍你们了!
都奎:{走到床边}(温柔)怎么样?还疼吗?
远夕:{扭过头}哼!(布料声)(惊慌)你…我…
都奎:哼!放心,我现在不会对你做什么的!不过
远夕:你…你要干什么?呃不…(被吻住)嗯!{推开}别…呃…【他…他在用嘴…】(轻喘8秒后变急促然后轻“啊”一声)【混蛋,我堂堂王子,竟然落得如此不堪的下场】
都奎:(轻哼)喜欢吗?
远夕:哼!(布料声)【我…怎么会像女人一样被一个男人抱着睡,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,今生是这般下场…】
第二场:山寨后院
(清晨鸟叫声,练剑声,布料声,单人脚步声!)
付恶:哟,这么早就起来练剑了!(单人脚步声)
远夕:【又是他,我的老天,将来我不会也变成像他这样吧!】
付恶:哟,还是个挺冷峻的衙差!长得这么白白嫩嫩的,又这么冷峻,难怪寨主这么喜欢你,连我的魂儿都快被你勾走了!(暧昧的哼一声)
都奎:(脚步声)你过来干什么!
远夕:这不是,给你们送早食来了嘛!
都奎:放下就快点滚!
付恶:哼,还真是喜新厌旧啊!{走开}
都奎:(温柔)你后面,不疼了吗?
远夕:(被抱起惊讶)啊!你…
都奎:外面冷,小心着凉{走进屋}
远夕:【我就这么被他抱起来了?我…我这就算是他的…他的…】
山匪手下:(大喊)不好了,不好了,寨主不好了,寨主…
都奎:混账,嚷嚷什么?什么不好了!
山匪手下:(小跑声,急喘)寨…寨主!不知道哪来的一个人硬闯入山寨,杀死了我们好多弟兄啊!
都奎:(惊讶)什么?是什么人如此大胆!竟敢…
付恶:(小跑声,苦叫)哎呀不好了,那人已经闯入庭堂,东方已经被他给杀了!
都奎:(惊慌)什么…连东方都死了!(着急喘声)你们两个,到前面去顶着,我马上就到!
付恶:我…
都奎:(发怒)快去…
付恶:(不情愿)是!
山匪手下:是!
都奎:(心慌)东方死了…东方死了…(来回走路声,翻柜子声)
远夕:你…有那么怕吗?
都奎:(慌)你不知道,东方是我们二当家,武功在我之上,如果他都死了,连我也护不住你了!这盒银钱给你,这房子后面有个小马棚,你骑马从后面出去就是大路,一路向南便能到达南越国!我…(舒缓)我都奎能得到你远夕,此生足矣!(急)快走!(双人脚步声)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第三场:山寨前庭堂
(打斗声,惨叫声!)
付恶:(惊慌恐惧)不…不…好汉饶命,好汉饶命啊!(惨叫一声死了)啊…
张麒:(发怒)说,你们把远夕藏哪了,再不把人放了,我就踏平你们这山寨!
都奎:{走出来}哦,原来你是为了远夕来的!…
张麒:(收剑声)哼,乖乖把远夕交出来,饶你不死!
都奎:我已经把他给放了!他刚刚才从后山出了山寨!
张麒:哦?那我今天杀了你就算是斩草除根,以绝后患!
都奎:你…(打斗声,剑声)啊…(倒地身亡,收剑,小跑)
第四场:山寨后山
(鸟叫,马嘶,树林)
远夕:【想不到,这都奎对我还挺有情有意的,如今我这样的身子,我这样的人,还有面目回番禺吗?】驾!(马奔跑)!
第五场:无情阁山下的村落
(喧闹声,马蹄声,叫卖声)
阿嬷:(叫卖)窝窝饼,热呼呼的窝窝饼!来,少侠,来尝尝我这窝窝饼吧!
远夕:嗯!阿嬷!你这窝窝饼真好吃!
阿嬷:哟,少侠,喜欢吃就多买些吧!
远夕:(思索片刻)阿嬷,我帮你做窝窝饼吧。
阿嬷:啊?这…
远夕:哦,我每天早上会起得很早的,过来帮你做一天要卖的窝窝饼…哦,我不要钱的!
阿嬷:哦这,少侠,你看你穿得这么体面,干嘛要帮我做饼呢?这个使不得啊!
远夕:(轻笑)哦!我穿得再好,也得吃饭啊,阿嬷,我帮你做窝窝饼,你给我一顿饭就行了!
阿嬷:(为难)哎,好吧!那…你进来吧!(双人脚步声,摆放东西)这下面是粟面,那边瓦里是水,还有…
远夕:哦,阿嬷,我会做的!让我来吧!
阿嬷:嗯,好!{走开}
第六场:无情阁
(鸟叫声,脚步声)
沽酒手下:阁主,下人来报,山下来了一个不名身份的少侠。
沽酒:哦!什么人?
沽酒手下:还不清楚,说是相貌不凡,在一个阿嬷的摊子上落脚了!
沽酒:嗯(寻思片刻)凌晚!
凌晚:是!
沽酒:你去查查看,倒底是什么人!倒底,有多相貌不凡!
凌晚:是!(脚步声)
第七场:无情阁山边
(撩水声,瀑布声,风声林声)
远夕:【唉,这都不知道是到了谁的山头了,从一进村子就被人盯上了,不过倒底是人家的地盘,我既然要在这落脚,就低调点吧,人不犯我,我就别生事端了】
凌晚:【这人武功不低,看着相貌还真是不错,阁主应该会喜欢吧!】
远夕:【树林里那个已经跟了我快一天了,好像也没什么敌意嘛!】
凌晚:【奇怪,既然是行走江湖之人,怎会长得如此白皙清秀。他倒是在那悠闲的洗澡,我还得监视他】(轻叹)
远夕:哼!上面的,何不下来直接看着我呢,站那么远监视我,多无聊啊!
凌晚:(意外)哈?哼!(布料声,落地声)知道你厉害,原来早就发现我了!
远夕:哟,还是个帅气的少侠,敢问少侠,这是谁的山头啊!
凌晚:这前面便是无情阁了,我奉阁主沽酒之命,特来看着你!
远夕:哦!无情阁,沽酒…唉?你叫什么?
凌晚:凌晚!你…你呢!
远夕:我叫远夕。
凌晚:你是哪里人,为何要到我们这里来?
远夕:我本是番禺城中的一个衙役,因为…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才流落至此。
凌晚:哦…
远夕:哎我说你能坐下来吗?我仰着头看你很难过啊!不如过来和我一起洗澡吧!
凌晚:我…我才不和你一起洗,哼…(布料声)
远夕:唉!你那么喜欢呆在树上吗?
凌晚:哼,我高兴!
第八场:无情阁
凌晚:禀阁主,那少侠名叫远夕,是番禺城中的衙役,至于为何流落此处他不愿说。
沽酒:哦,嗯,相貌如何?
凌晚:他…相貌堂堂,风度偏偏,武功也不低,是个飘逸少年。
沽酒:哦?比你如何?
凌晚:有过之而无不及。       
沽酒:哼!哈哈哈!好,你再去与他相交几天,时机成熟便把他请来我们无情阁!
凌晚:是!
第九场:树林中
(刀剑声,树林声,面料声)
远夕:看不出来,你功夫不错啊!
凌晚:哼,你也不赖啊!
远夕:不过,比我你还是差了点!
凌晚:哦?是吗?(轻笑)
远夕:嗯?【我这么说他都不生气,还笑面迎人?他的笑…还挺美的,男子会有这么美的笑容吗?】(回过神)咳!
凌晚:嗯?怎么了远夕?
远夕:没…没什么(双人脚步声)【我…我不要紧吧?看到凌晚的笑容我…难道我发生了那样的事以后,就对男人有感觉了吗?】
凌晚:怎么了远夕?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…么,(羞涩轻声)你…你怎么这么看着我…远夕:【他脸红了,他居然像女孩子一样脸红了!】我…我没事!
凌晚:你看上去不像是没事哦!(俏皮)是不是想起你那不能说的秘密了!嗯?(轻笑)
远夕:(被逗笑)哼!(轻笑3秒)你…你别逗我笑了!我没事。(轻笑)哼
凌晚:唉?你这是…要去河边?
远夕:嗯,是啊,练剑练了一身汗,去洗个澡啊!
凌晚:(担心)呃…我…我不去了,我要回去了!
远夕:唉???别走啊!你…你不会是怕水吧?
凌晚:我…没…没有啊,我就是该回去了!
远夕:【看样子真的是怕水,逗逗他】哼,既然不怕,走,跟我洗澡去!
凌晚:(挣扎)不…我不去,不要,远…远夕,放开我,我不去!啊…(落水声,呼救)远…远夕,我…我不会…不会游泳…救我…
远夕:(轻喊)水不深啊,你就凉快凉快吧!哈哈哈!
凌晚:(溺水呼救)不…远夕…救我…
远夕:哼,好,我来啦(落水声)【我竟一点也不介意用嘴给他渡气】(从水里出来喘息声)
凌晚:(从水里出来,强烈的喘息声,咳声)这…这是…什么地方啊?
远夕:哦,这里是瀑布的里面啊!怎么样,是不是很漂亮!
凌晚:瀑布?里面?那…那等一下…我们怎么出去啊?
远夕:从水里出去啊?
凌晚:哈?可是我…我不会水啊!
远夕:哼哼,求我啊,求我,我就想别的办法带你出去!
凌晚:我…我(羞涩)远夕!求…求求你,带我出去吧,我…我真的怕水啊!(吓了一跳轻啊一声)
远夕:【看他如此羞涩的样子,怎么会感觉,自己就应该这样压倒他】
凌晚:【(呼吸急促5秒)他…他要干嘛?他难道…是要对我…】
远夕:【难道,我真的会喜欢上男人吗?】
凌晚:【难道,今天我就要和他…】
远夕:【是不是亲上去,我此生,就回不了头了!】
凌晚:【他…他对我会是真心的吗?】
远夕:哼,(压低声音,暧昧)那就看你,听不听话了!
凌晚:(被吻住,湿吻声8秒)【凌晚啊凌晚,像你这样的人,会得到真心吗?】(娇喘)

TOP

第十场:林间
远夕:(轻笑)怎么了?
凌晚:(微怒)你…你这个混蛋,明明可以从侧面的石板里走出来,还骗我…(羞于出口)哼!
远夕:哈哈哈…如今,你已是我的人了,以后就跟我一起生活吧~!
凌晚:你…(长叹)你可知得到了我,便是得罪了沽酒吗?
远夕:哦?怎么说?
凌晚:沽酒乃是个喜好男色之徒,已觊觎我多年都未曾得手,如今他本是要我套你回无情阁,却被你套走了我,你觉得,沽酒会放过你吗?
远夕:这样啊…嗯(思索)那我带你回番禺吧,那里可是我的地盘,谁也动不了你!
凌晚:回…番禺?
远夕:嗯,我们现在就走!
凌晚:(轻笑)嗯!
第十一场:无情阁
沽酒:来人呐,都这么晚了,凌晚还没回来吗?
沽酒手下:回阁主,已经派人去找了,山南的兄弟来报,说见到凌晚和那个叫远夕的同乘一匹马从南山小路走了!应该是朝番禺去了吧
沽酒:(大怒)哼,岂有此理,去把四堂的堂主叫来,务必要把这个两个人给我抓回来!
沽酒手下:是!
第十二场:
(集市喧闹声,马蹄声)
凌晚:哇!番禺城好大,好热闹喔!
远夕:(轻笑)以后,我们就生活在这里!
凌晚:(担忧)那…如果沽酒他追过来怎么办?
远夕:不用担心,这里是我的地头,卓大人的管辖,他们不能怎么样,就算他神通广大,我还可以…带你去另一个地方住,那里他长出翅膀也飞不进去!
凌晚:哦?是哪里啊?
远夕:嗯…唉,我们到了!走。
(脚步声)
燕逸:唉,远夕,你…你回来了,你没事吧!
远夕:燕头,没事,我这不是回来了嘛!
栾青:(惊讶)哎呀,你个臭小子可算是回来了,我们都担心死你了!卓大人说会派人去救你,怎么今天才回来啊!
远夕:哦?大人呢!
栾青:哦,在…
卓方:(担心)远夕…你…
远夕:(轻笑拜见)远夕拜见大人!(轻笑)
卓方:(脚步声)快…快起来,快起来。(长叹一声)看见你没事,我就安心了!唉?这位是!、
远夕:哦,他叫凌晚,是我路上结识的朋友!(轻唤)来,凌晚。
凌晚:凌晚拜见卓大人!
卓方:(满意)嗯!一看就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啊!
远夕:大人,凌晚…是我从山匪窝里救出来的,让凌晚也留下来吧!
卓方:嗯,可以!
燕逸:远夕,你不必担心,我们大家会保护他的!
栾青:对对对!
卓方:哈哈哈!远夕,最近城里发生了一庄案子,你们进来,我和你们说说!
远夕:好!(多人脚步声)
第十三场:街头
栾青:倒底是什么人和张家有仇,要杀死张老大人呢!
燕逸:是啊,半夜翻墙进来,直奔卧房杀人,看来是对张家很熟悉的人啊!!
凌晚:说起这个鞋印…
远夕:怎么了凌晚,发现了什么?
凌晚:我…(突然惊慌)是他们,他们来了!
远夕:啊?走!(多人脚步声)他们是谁,无情阁的吗?
栾青:(小声)怎么了凌晚?
凌晚:那四个人是无情阁的四堂堂主,一定是来抓咱们俩的!
远夕:哼哼!不用怕,看我们的!
(多人脚步声)
燕逸:站住,你们是哪里的人?
风堂堂主:我们…我们就是来城里转转!
栾青:转转?怕不是吧,一看你们这打扮就不像好人,先跟我们到衙门里转转吧!
雨堂堂主:凭什么,我们又没犯法!
栾青:我们就是带你们到衙门里查问一番,确保你们的身份是好人才敢把你们放出来!不然,万一你们伤了城中百姓怎么办?
风堂堂主:(拦着同伴)等等等等!我们不是坏人,我们是有个同伴前段时间失踪了,所以过来番禺城找找!
燕逸:哦?行,那把兵器上缴,等你们找到了同伴,就到衙门里面来取!
雷堂堂主:(生气)哼,我看,你们是成心找茬吧!兄弟们,直接上!
(打架声)
栾青:唉!!小心…(被打,装腔作势)哎呦我的天哟,敢打衙役,好大的胆子哟!
燕逸:(发威)大庭广众之下,殴打衙役,目无王法,来人,把他们都带回衙门。
栾青远夕凌晚:是!(多人脚步声)
风堂堂主:(叫喊)你们…你们是存心找茬
雨堂堂主:(叫喊)你们…滥用职权!
雷堂堂主:(叫喊)混蛋,你们这帮家伙,走着瞧,老子不会放过你的!
(铁链声)
栾青:(得意)嗯,胆敢殴打衙役,你们就在牢里面好好呆着吧!哼(单人脚步声,关门声,风声)凌晚!不用担心,他们至少要在这关上十多天呢!放心吧!
凌晚:(轻笑)嗯!
第十四场:(夜晚,衙门后院)
凌晚:(娇喘)嗯…不要…好…好痒…啊…嗯…
栾青:(单人脚步声)嗯?(轻声)什么声音(吃惊)我的老天…他…他们俩…不…不会吧!!!(打冷颤)嘶!赶紧离开!!

TOP

第十五场(衙门大堂)
栾青:(小声议论)没想到,这两个人看着挺好的,居然有龙阳之好,嘶!
燕逸:你,怕是弄错了吧,远夕和我们在一起那么久,没觉得他是这样的啊!!
栾青:我亲耳听见的还能有假!!
燕逸:我…还是不大相信!
远夕:嗨!你们在聊什么呢?是不是关于昨天的案子啊?
燕逸:咳咳,啊…没有,我们就是闲聊一下!
远夕:对了,昨天的案子,我突然有另一个想法!
燕逸:哦?什么想法?
远夕:凶手很有可能是张府内的人干的,根本没有人翻墙进来过!
栾青:怎…怎么可能,明明是有人翻墙进来,才摔烂了花盆哒!
凌晚:花盆也可能是故意摔烂的,而且外墙的鞋印明显是有人刻意印上的。
栾青:啊?你…你…你怎么知道?
凌晚:(轻笑)呵呵,栾大哥,你怎么说话这么不流利了!
栾青:(有点慌)我…我我…(咽口水)
燕逸:啊…他,他有病,不用理他!说说看,你怎么发现的?
凌晚:一般轻功好的人,会在墙上留下不到二寸的鞋印,一点功夫不会的要爬墙也只能留下半个鞋印,而墙上的鞋印却是整个的,除非他是直直踩着墙面走上去的!
栾青:那…说不定人家轻功就是好,就能直直走上去呢!
凌晚:如果凶手有那么好的轻功,可以直直走上去的话(轻笑)又怎么会碰掉花盆呢!
燕逸:嗯,不错,那个现场是伪造的!远夕,凌晚。你们俩再去张府看看,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!
远夕:嗯,好!(双人脚步声)
燕逸:(轻叹)你呀,你看人家两个不是挺好的嘛,人家有龙阳之好是人家的事,再说又没好到你身上,你呀,就别多想了!
栾青:(松了口气)嗯,知道了!
第十六场:无情阁
风堂堂主:(落魄叫苦)阁主啊!我们一进番禺城就被几个衙役找茬抓进牢里,一直关到现在才放出来呀!肯定是那个叫远夕的小子干的!
沽酒:哼!远夕?我倒要看看,(发火)你倒底有多大本事!
第十七场:番禺集市
(集市喧闹声,喝茶声)
栾青:(喝茶声)远夕,这剑穗是买给你凌晚的吧?
远夕:(轻笑)是啊!
栾青:不过,凌晚长得可真漂亮,像好姑娘一样,是谁看了都喜欢啊!
远夕:(轻笑)怎么?你也喜欢!
栾青:(错愕)哦不不不,我…我就是说说…我哪敢啊!(尴尬的笑笑)
远夕:(轻笑)你都知道了?
栾青:啊,我…我不是故意的,我就是偶然知道的,其实这也没什么嘛,是吧…
远夕:(轻笑)你确定,你接受得了吗?
栾青:呃…其实,也不是不能接受,就是…有点好奇,男的和男的之间…是怎么…怎么做…做那事儿的…
远夕:(刚喝的茶都喷了,声音低沉)你确定,你想要知道吗?
栾青:(惊吓)不不不不不!没有,不想…不想知道…哈哈哈!!
沽酒:(怒喊)哼,远夕!
远夕:嗯?他是…什么人啊?
栾青:他身后那四个不就是上回咱们抓的那四个吗?
远夕:那么前面这个就应该是沽酒了!
沽酒:远夕,你敢动我无情阁的人,不管你的衙役还是官人,今天都死定了!(打斗声)
燕逸:(喊)栾青小心!
栾青:(喊)燕头,后面!
沽酒:(恶狠狠的)远夕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(刀剑声)
凌晚:(惊叫)远夕小心!(布料声,刺中声)
远夕:(惊叫)凌晚!
沽酒:哼哼!!一起去死吧!(剑声)
张麒:三王子小心!(枪棒声,踢打声)
沽酒:(惨叫一起)呃!该死的,算你走运,我们走着瞧!(布料声)
张麒:(收枪声,脚步声)三…三公子…
燕逸:远夕,凌晚…
栾青:(担心)凌晚…
凌晚:(气息微弱)远…远夕,我刚刚…听他叫你三…三王子!!所以,你说的另一个…可以保护我的地方,是王宫了!
远夕:(心疼,难过)不…不要说了,我带你去看郎中去!
凌晚:(痛苦呻吟)呃…不…不行!我不行了!!远夕…(微笑)我…能来到番禺…和你一起生活,就已经很开心了,以后…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!!我…我…不陪你了!!
远夕:(伤心哭泣)不…你别这么说,你别有事,我…我真的喜欢你…(轻泣5秒)
凌晚:(微弱)我…先…走了…
远夕:不(撕心裂肺哭泣10秒,感情自己把握)
第十八场:山边凌晚坟前
(风声,树林声,鸟叫声,火焰声)远夕回忆
凌晚:【知道你厉害,原来早就发现我了!】【我…我才不和你一起洗,哼…】【是不是想起你那不能说的秘密了!嗯?】【求…求求你,带我出去吧,我…我真的怕水啊!】(喝酒声)
张麒:三王子,末将已经上奏王上,不日就会下旨讨伐沽酒!王说,想见三王子!
远夕:(有气无力)你奉命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是吗?
张麒:回三王子,是的,王一直都很记挂着三王子!
远夕:帮我一个忙好吗?
张麒:三王子请讲,末将必当竭尽全力。
远夕:此次讨伐沽酒,你任先锋,定要那沽酒狗头来见我!
张麒:这…是没问题,不过…
远夕:府衙的人现在都知道我是三王子了,他们定会护我周全的,你放心好了!
张麒:这…好吧,那末将这就回去请旨!(脚步声)
栾青:远夕,别难过了!凌晚不是说,让你好好照顾自己吗?
远夕:(轻叹一声)嗯,知道了!
栾青:哎,不知道这个张麒能不能攻得过那个沽酒!之前我们是三个人联手才打败他的…
远夕:哼!那又是…另一个故事了!
栾青:what????
远夕:我说…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!(沧桑的笑声)哈哈哈…
完结

TOP

《枫林传奇》系列之《晏溟》
【故事大纲】
    南越国大将军张卯之子张麒带未婚妻傅雪出兵剿杀无情阁阁主沽酒,在傅雪出绝招欲将沽酒杀死之时,沽酒暗卫晏溟飞刀而出杀死傅雪救了沽酒。冷渝与冷崖帮张麒追杀沽酒,沽酒被冷崖射死,并救回昏迷的晏溟。张麒因不忍心杀晏溟决定四海云游。晏溟懂了“当牛作马”一词而决定一生追随张麒,暗中守护和照顾张麒!张麒与晏溟远游之事被傅雪父亲知道后心生憎恨,找人要杀死张麒。晏溟现身救下张麒,但张麒却身中剧毒。为救张麒,晏溟将保命用的香囊熬药为张麒解毒!以至最后生死离别!
【人物介绍】
主角:
张麒(宴赎):南越将军张卯最小的儿子,高大英俊,文武双全,作战英勇,却心性温婉,是南越国重要将领之一。与朝中太师之女傅雪订婚。
晏溟(宴楼):心思单纯,少不更事的杀手,长相清秀,内功深厚,武功高强。无情阁阁主沽酒的暗卫,父亲晏炜天但因体患重病而死,晏溟子呈父业暗中保护沽酒,但也同样身患血疾痰症。
配角:
冷渝(少御音):枫林谷谷主冷飞之女!
冷崖(青年音):影亦杀大当家冷焰之子。
龙套:
傅雪(少女音):南越太师傅颂之女,与张麒订婚,在剿灭无情阁抢匪之时为杀沽酒而被晏溟所杀。
沽酒(大叔音):无情阁阁主,无恶不作,是闻名江湖臭名昭著的恶棍。为人阴险毒辣!
伙计(少年音):客栈伙计
何掌柜(大叔音):客栈掌柜
老忠:(老伯音):贫苦乡民~

(细节) {动作}  [场景] 【心理、回忆】
第一场:[千野岭]
(风雪声,喝酒声烤火声渐远)
晏溟:【这个人…是那天要杀阁主的人,(欣赏)嗯!世间难得见到如此英武俊朗的男子!看他的样子好落魄,好像很难过,已经在这坐了三个时辰了,他祭拜的…莫非是那天被我杀死的那个女孩子!(风声加重)唉!这可怪不了我,谁让那女孩子招招要杀阁主呢!我也是奉父亲之命要在阁主快死的时候救他一命啊!不杀那女孩子,阁主就真死定了!(打抖)好冷啊!今年的冬天怎么这么冷,他倒是烤着火喝着酒,我可不陪你了,我还是快点回去吧,免得那老家伙再遇到麻烦】
(转静)
傅雪:【(深情)麒哥哥…麒哥哥…】
张麒:【傅雪?(惊讶)阿雪!】
傅雪:【麒哥哥,要杀死恶贼沽酒只有我们傅家绝学云中一剑!】
张麒:【(疑惑)杀沽酒?(转紧张)不,阿雪,不要去,阿雪…(喊)阿雪…】
(刀剑声)
傅雪:【(被杀惨叫)啊…】
张麒:【(心痛的喊)阿雪…】(惊醒)
[野外,脚步声]
冷渝:张将军,张将军…
张麒:(初醒)哦,是你啊!
冷渝:张将军,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阿雪姑娘的坟前看望她!
张麒:(有气无力)冷渝姑娘,你不介意的话叫我声大哥就行了,不必将军将军的叫!(起身)枫林谷与南越国素有渊源,姑娘算是我们南越国的座上客,就不必这么客气了!
冷渝:(惋惜)张麒大哥不要再难过了,刚刚有人来报,在山后面一个小村里发现了沽酒的踪迹!
张麒:(惊喜)啊?走,我们这就去!
冷渝:嗯。
(风声,多人脚步声)
第二场:[小村寨]
(单人脚步声)
晏溟:(冷得打抖)【唔!好冷啊,从来都没经历过这么冷的冬天,怎么感觉身体有点不太对劲啊!不会是生病了吧!(意外)怎么寨子周围多了这么多陌生人!难道是老家伙被发现了!】
(多人脚步声,刀剑声)
张麒:(厉声)沽酒!看你还往哪里逃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…
沽酒:(轻蔑)哼,你确定你杀得了我吗?
冷渝:(小声对张麒)不是说他有个杀手在身边吗?
张麒:(冷静)嗯,是个年轻人!(转大声)沽酒,你的帮手呢?叫他出来!
沽酒:(阴笑)嘿嘿嘿!怎么?怕啦!那我就让你们多怕一会儿。
冷渝:(小声)我看应该是不在。
张麒:哼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!今天我就要你的狗命给傅雪报仇。
沽酒:(惊叹)啊?
(打斗音)
晏溟:【(惊)啊?这么快就打起来啦,(不满)都不等等我!看老家伙的样子,虽然深受重伤但还是能撑上一会儿的!(迟疑)怎么又来了个女的,看起来功夫还不错啊,老家伙怕是快撑不住了吧!(虚弱)唔!头怎么有点晕啊(难过)】
沽酒:(受伤惨叫,刀剑声,害怕)啊!
(晏溟飞出,布料声)
张麒:(惊呼)啊?危险…
晏溟:(脚踹声,挥刀声)
冷渝:(被踢)啊!
沽酒:(受重伤吃力的笑声)
晏溟:(严肃)笑什么,还不快跑!【在外面呆得太久了,怕是快撑住了吧!头好晕。】
张麒:(冷笑)哼!你终于肯出现了!
晏溟:(调皮)怎么,这么想我啊!(变厉声)你还不快走?
沽酒:(起身,吃力,得意)哼!有你在,我为何要走!难道他们谁还能敌得过你吗?
晏溟:(咬牙切齿)真是找死!
张麒:(愤怒)哼!这么自信,那就来分个高下吧!
(张麒,晏溟,冷渝打斗音效10秒弓箭声)
沽酒:(倒地身亡)呃!
晏溟:(惊讶)啊?
张麒:(疑惑)嗯?
冷渝:冷崖大哥?(小跑)
冷崖:小渝,我爹不放心你,让我过来看看!
张麒:(脚步声)这位是…
冷渝:哦!他叫冷崖,是影亦杀的少当家。大哥,这位是张麒张将军!
冷崖:哦!原来是张将军!久仰久仰!我们…呃…可以走了吗?
张麒:(转冷)等一下!(走开,挥剑)他已经死了,你不为他报仇吗?
晏溟:(转身,虚弱冷笑)哼…我不需要报仇(晕倒)。
张麒:(疑惑)嗯?
冷崖:啊?他怎么了?
冷渝:(蹲下)他…他身体发热,是生病了。
张麒:哼,那就让我结果了他!(挥剑)
冷崖:(阻止)唉?你不会是要称他昏迷的时候杀他吧!
张麒:(犹豫)怎么,你们影亦杀的杀手都像你这么慈悲吗?
冷崖:不是我慈悲,你堂堂将门之后,乘人之危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不怕会…有辱门楣吗?
张麒:我…
冷渝:那…我们现在怎么办?
张麒:(不满)行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!(合剑声,离开)
冷渝:那…那走吧!
冷崖:唉…等一下,你们就这么把他扔在这啊,他会被冷死的。
张麒:你是影亦杀的杀手吗?看不出来啊!
冷渝:大哥,这个少年是杀死傅雪的人,傅雪是张麒大哥的未婚妻!
冷崖:哦!可…可是…
冷渝:大哥,走吧,不杀他已经算对他仁慈了!
冷崖:(犹豫)那…那走吧…(脚步声)

TOP

第三场:[客栈]
伙计:哟!客官回来啦!您的房间已经打扫过了!这要不要先吃点儿什么?
冷渝:哦,伙计,帮我们再准备一个房间。我们一共三个人了,你去准备晚饭吧!
伙计:(吆喝)好咧!
冷渝:大哥!(疑惑)唉?我大哥人呢?
(开门)
伙计:(吆喝)哟,客官,您慢着点,快进来,外边冷!
张麒:你…
冷渝:大哥!你怎么把他给背回来了!
冷崖:总不能让他在外面冻死啊,你知道今年冬天有多冷吗?
张麒:【(愤怒)混蛋(握拳声)】
冷渝:(生气)大哥!
冷崖:伙计!给我间房,去给我买一副祛热的药来!
伙计:(热情回应)唉!唉!好咧!(脚步声)
{转场}
(客栈嘈杂声)
伙计:客官楼上请!唉,客官您慢着点儿~(吆喝)来咧!6号间儿客人到了…哟,来,客官您喝水!,药已经熬好给那位公子喝下了。
冷崖:嗯,不错,来,这是打赏你的!
伙计:哟,谢谢客官!(小跑)
冷崖:我上去看看!
张麒:(长叹){多人上楼,进屋,坐下}
晏溟:(苏醒轻吟)嗯!(虚弱)是…是你…救了我!(欲起身)
冷崖:唉?你刚喝了药,就休息吧,别起来了!
晏溟:唔…(扑进怀里)嗯(轻吟5秒)…
冷崖:(轻叹)啊?
张麒:(惊讶)啊?
冷渝:(惊讶)啊?
冷崖:【这…他怎么…就这么抱着我啊?(心跳声)】
张麒:【我的老天,他…这是…】
冷渝:【他这是在…撒娇吗?(惊讶疑惑)】
冷崖:【(呼吸心跳)怎…怎么还蹭上了…】你…你还在发热,快躺下休息吧!
晏溟:嗯…谢谢你…谢谢你!
冷崖:不…不用!{扶晏溟躺下}
张麒:(松了口气)哼!(脚步声)
冷渝:唉?张大哥!哎!(脚步声)
第四场:[客栈]
(客栈嘈杂声,下楼脚步声)
张麒:莫椰!
莫椰:将军。
张麒:你今天就带队回番禺,把沽酒的尸体送回去!我就不回去了!我这里有两封书信,一封是上报给南越王,就说恶贼沽酒在枫林谷和影亦杀的帮助下已经被剿杀,另一封麻烦你帮我带给我父亲,就说我暂时不会回去了,他会明白的!
莫椰:是,将军!将军保重!
张麒:嗯
(户外行军声,风声)
冷崖:张大哥,你真的不回去了吗?
张麒:嗯,难得出来一次,想到处去走走!
冷崖:(惊讶)啊?(恢复)哦,到处走走也好!至少不会总想起伤心的事而难过!
张麒:坦白说,我并没有太难过,更多的是愤怒!我与傅雪是南越王指婚,之前我跟她不并熟识,所以对那个杀手,我并没有太多的憎恨之意。这次出去也是怕回去面对傅老太师,这个人情让我爹去帮我还吧!
冷崖:嗨!
第五场:[客栈]
(单人脚步声)
冷渝:唉?你起来了!
晏溟:(虚弱)我…我好饿啊,有…有吃的吗?
冷渝:哦,去楼下吧!【怎么像个小孩子啊!】
晏溟:哦哦!{下楼}
冷渝:唉!你小心点!伙计,作点吃的来!
伙计:好咧!
(远处)
何掌柜:老忠,这袋粟米和这些银钱你拿回去做点小买卖足够了,要好好的生活啊!
老忠:哎呀,何掌柜的大恩大德我老忠无以为报,下辈子给您当牛作马伺候您啊!
何掌柜:哎,说得哪里话,快回去吧!
老忠:哎好好好!(脚步声)
{摆放饭菜}
晏渝:(轻语)当牛作马?姐姐,什么是当牛作马啊?
冷渝:就是…要照顾一个人一辈子,什么都要为这个人作,付出自己的一切…(轻笑)快吃吧!
晏溟:哦{吃东西}
冷渝:(疑惑)嗯?你是杀手,身上怎么会佩戴这么精致的荷包啊?
晏溟:(犹豫)嗯…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啊!我家世代都遗传着一种血痰疾,我爹爹就是死在这种病症上的!
冷渝:哦?
晏溟:我爹爹怕我死得太早就找高人给我开了个方子,以七种极地之物作成了这个药馕,只要随身携带便可保命!
冷渝:原来是这样!
晏溟:(边吃边说)所以…你们要杀我的话,只要剪断我的药馕就可以让我慢慢死去了!
冷渝:(轻笑)看来,你是真不怕我们报复啊!
晏溟:无所谓啊!以前我爹爹赋予我的使命就是终生保护无情阁主,如今老家伙死了,无情阁被你们灭了,我就像个…(思索)嗯…像个无根的落叶,风往哪吹我就往哪飘,没有风就静静的呆着,刚刚醒来 的时候发现,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!
冷渝:唉!
(远处)
冷崖:你还真放得下!
张麒:嗯(哼笑)
晏溟:{放下碗筷起身}恩人!
冷崖:(脚步声)啊…起来啦!坐下吃吧!
晏溟:(轻笑)嗯!
冷崖:{坐下}【呵呵,看张麒倚在柱子上的样子,应该是想找这小子打一架吧。】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!
晏溟:(吃着东西)哦,我…我叫晏溟,恩人你叫我溟儿就行!
冷崖:哦!溟儿,你…(犹豫)我…我杀了你主人,你不想找我报仇吗?
张麒:【(微怒)终于说到正题了】
晏溟:不想啊,他死了跟我又没什么关系!
张麒:【(惊讶)什么?】
冷崖:(惊讶)和你没关系?可是…
晏溟:我的使命只是在无情阁主快死的时候救她一命,现在他死了,我的使命就结束了啊!
冷崖:所以…你不会为了报复来杀我喽!
晏溟:(扑哧)怎么会呢!{扑进冷崖怀里}
冷渝:【又来了】
张麒:【不会吧他】
冷崖:【怎么又不扑过来了(心跳声)】你…
晏溟:嗯,我怎么会为了那个老家伙而杀我的恩人呢!嘿嘿嘿!
冷渝:【(轻笑)真像个小孩子】
张麒:【(不解)他那么喜欢撒娇吗?】
冷崖:咳!溟儿!吃…吃东西吧!
晏溟:嗯…抱着恩人的时候好温暖喔!
冷崖:(轻笑)
张麒:【又不是姑娘扑他怀里,他至于那么陶醉吗?看他那副样子,哼】{转身离开}哼!
晏溟:他…怎么了?
冷崖:你当初为了救你主子杀死的那个女孩子是你张大哥的未过门的妻子!
晏溟:未过门的妻子?是什么?
冷崖:是他未来的妻子,将会陪伴他一生一世,和他一起生活,相亲相爱的人。
晏溟:哦!那…我去给他当妻子啊!
冷崖:(噗笑)妻子是女的,除了要一生一世陪伴他,还要为他传宗接代的!
晏溟:哦…一生一世?刚刚(若有所思)
冷渝:【当牛作马就是要照顾一个人一辈子】
晏溟:那…那我去给他当牛作马吧!这样就可以陪他一辈子了!
冷崖:(欲言又止)这…可是他怕是根本不想见到你,说不定还会杀你的,你怎么给他当牛作马啊!
晏溟:没问题啊,我想留在一个人身边而不被查觉还不容易!
冷渝:张麒不是一般的高手,你在他身边照顾他又怎么会不被他发现的!
晏溟:姐姐不用担心,沽酒也不是一般的高手啊,我在他身边六七年他也没发现啊。放心吧!我有我的方法。
冷崖:话是没错,但…其实…你不必这样的!
晏溟:反正我现在跟死人也没什么两样,跟着他我至少有点事可以作!(温柔)冷崖大哥,溟儿不会忘记你的!一定不会{扑向冷崖}
冷崖:【(咽口水声)哎,真像个小孩子】
冷渝:【这两个人还真是郎情妾意啊!】
冷崖:【死丫头,再偷笑就拔掉你的牙!】

TOP

第六场:[张麒房中]
张麒:【(轻叹)真的…不报仇了吗?那个小东西却让我怎么也恨不起来!他…那么喜欢抱着冷崖,哼!(轻闻几下)嗯?{起身}桌上哪来的饭菜啊!】(脚步声)【怎么会突然出现一桌饭菜!(惊讶)我一直在房间里躺着,有人进来我不可能不知道!】(急步,开门)(喊)冷崖冷渝!
冷崖:怎么了张大哥?
冷渝:发生什么事了?
张麒: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有人进过我的房间?
冷崖:(疑惑)有人…进过你的房间,然后…你还不知道吗?
冷渝:是不是有人进来你没注意啊?
张麒:我的床正对着这张桌子,而且我刚刚并没有睡,如果有人进来过我不可能不知道!
冷渝:【看不出来溟儿还真有两下子】不然…你说会不会是傅雪的鬼魂…呃回来照顾你的…
冷崖:(瞬间领会)哦哦…是啊!傅雪是你未过门的妻子,很有可能是她!
张麒:(超极无语)不是吧!你们真的没有别的解释了吗?
冷崖:没有!
冷渝:没有!张大哥啊!你看,阿雪她一番心意,你就别浪费了!快吃吧!
冷崖:{进屋}就是就是,你看这饭菜多好啊!快吃吧!之前还担心你一个人浪迹江湖有点不放心,现在有阿雪的鬼魂陪着你,我…(停顿)你…不会害怕吧?
张麒:你们的意思是…傅雪会每天跟着我?
冷崖:呃…那个…
冷渝:其实…我们也是猜的!
冷崖:对。我们其实也都是猜的,毕竟,你也不能解释谁能在你眼皮子底下作到这种事!
张麒:()嗯!那…一起吃吧!
冷崖:好…好!
第七场:[户外]
(马鸣,风声,树林声)
冷渝:张大哥,你第一站打算去哪里啊!
张麒:在南越国住影亦杀的地图上有一处叫芦花谷的地方,听我爹爹说是个很神奇的地方!我想去看看!
冷崖:哦,是啊,那里很美的!而且你还可以在那住上一段日子,那里以前是有人住过的
张麒:嗯,值得一去!那冷崖冷渝,就此别过!
冷崖:嗯,一路保重!
冷渝:一路保重!
(马蹄声!)
冷崖:张麒骑马,溟儿追得上吗?
冷渝:我绝对不怀疑溟儿的实力,倒是昨晚你都陪他准备了些什么啊!
冷崖:哇!那说起来可就多了!什么蒸板啊,木盆啊,桌椅我的天,反正过日子用得上的东西没一样落下的!昨晚就运走了!
冷渝:运去哪里啊?
冷崖:我哪知道啊!(长叹)溟儿这一走我还(停止)走吧!一起去番禺城吧!(感叹)我也好多年没去了!(马蹄声)
第八场:山林中
(树林声,鸟叫声,脚步声,马鸣声。撩水声)
张麒:(喝水后轻啊声,布料声,脚步声)嗯?【路边居然摆好了桌椅和饭菜(脚步声)有肉有菜有汤,有人跟着我吗?可是我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!难道真的如冷家兄妹所说,是傅雪的灵魂吗?】
晏溟:(风声)【这家伙还真】

TOP

返回列表